探访最爱喝酒的国家,满街都是酒吧

2021-09-21 16:03:42

英国全境及爱尔兰自驾全攻略(59)——啤酒与爱情

爱尔兰作家詹姆斯·乔伊斯曾说,“错过了酒吧,就错过了都柏林。”所以都柏林的最后一站,我在都柏林城堡和圣殿酒吧(Temple Bar)间选择了后者。


从圣三一学院出来,跟着导航向西走,街两侧古朴厚重的建筑似乎将一切定格在了17世纪。美丽少妇莫莉·马隆(Molly Malon)推着卖鱼车的雕像树立在St Andrew教堂前,作为一个曾长期被殖民的国家,劳动人民不能忘记那时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艰辛,三百年前,贫穷的莫莉风雨无阻地在街头叫卖鸟蛤和贻贝,染病也无钱医治,凄惨而死。她的故事被编成了爱尔兰家喻户晓的民歌,在当地的酒吧里,还有一款专门用爱尔兰威士忌调制的名叫血腥莫莉(Bloody Molly)的鸡尾酒。


或许喝酒可以暂忘悲伤吧,爱尔兰人爱酒是出了名的,人口和面积都只有北京1/20的都柏林,酒吧却有1000多家,“要想穿过都柏林的街道而不遇到酒吧,那可真是难上加难。”乔伊斯在《尤利西斯》中写到。本身就嗜酒的乔伊斯还曾写过一个故事:一次有个乞丐向他乞讨,囊中羞涩的乔伊斯问,“你要钱做什么?”乞丐说,“跟您说实话,我想喝口酒,想死我了。”乔伊斯把身上最后一个便士给了他,然后跟同伴说,“他要是说想喝茶,我就给他个大嘴巴。”


确实,就在我们短短的一路,不管是古老的建筑下,还是青石板的巷子里,随时都能看到各色酒吧。据说“在都柏林,究竟要如何走出一条不经过酒吧的路线”已经成了一个津津乐道的小游戏。


快到圣殿酒吧的时候,一栋四层楼鲜红色的外墙上镶嵌着爱尔兰音乐天才们的照片,这是爱尔兰音乐家的名人墙(Wall of Fame),左上角最大的当然是名气大大的U2,上学时我也曾迷过他们好一阵子。


今天的圣殿酒吧(Temple Bar)并不是一间酒吧,而是夹在圣三一学院和都柏林城堡之间的一块酒吧区。不过传说最早的时候,这片区域是英国外交官威廉·坦普尔(William·Temple)爵士的豪宅,后来豪宅荒废,变成了一间又一间的酒吧,酒吧区的名字便依据爱尔兰酒吧取名的传统,用了曾经屋主的姓氏Temple。90年代后,在当地政府的资助下,圣殿酒吧区逐步发展成了都柏林艺术文化的基地。


在圣殿酒吧区中,最知名的酒吧当属这间有着165年历史、与Temple Bar同名的圣殿酒吧,其实应该叫“坦普尔酒吧”,或许它是这里的第一家酒吧,红色的外墙上还有威廉·坦普尔爵士和他的老婆玛莎的浮雕,当年还未成名的U2、小红莓、The Frames等众多爱尔兰乐队和歌手都在这里驻唱过。


酒是个神奇的东西,就像王尔德说的,“喝下一杯,世界变成你梦想中的样子。第二杯下肚,事物尽失全貌。最后,你将能看清万物的真相,而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但也正是这样,从古至今,酒成了全世界文人墨客的灵感源泉,所以一百多年前,王尔德、叶芝、乔伊斯、萧伯纳的身影时常会出现在这里,他们以酒会友,举杯畅聊,灵感的火花在充满激情的碰撞中不断爆发,流传百世的经典也应运而生。正因如此,圣殿酒吧区也有了“文学酒吧”之称。


白天的酒吧区人并不算多,青色的碎石板路尽力在保持着曾经的味道。都柏林之行没有时间去那些大作家的故居一一拜访了,就在这里敬他们一杯吧。


都柏林最著名的当属吉尼斯黑啤酒(Guinness),而世界“吉尼斯”纪录的名字也由此而来。传说当年黑啤公司的老板休比佛爵士和朋友们在爱尔兰南部打猎,一只金斑鸟飞过,他立刻瞄准射击,可打空了,爵士为了面子便争辩说,“那是全世界飞得最快的鸟!”

从此爵士也萌生了一个想法,“为什么不可以有本有关各种最新记录的书呢?只要人们一有诸如第一、最之类的疑问争执他们就可以拿这本书来查阅。”有天他在酒吧里看到又有酒客为了一些古怪的世界记录争得面红耳赤,于是他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开始着手这么一本世界之最的记录,并以“吉尼斯”命名。


年轻的男孩背着吉他在街头自弹自唱,不知道多年以后他的头像会不会出现在名人墙上,或是像在这里拍摄的电影《曾经》一样,遇到一个女孩。


今晚要回到贝尔法斯特,不想开夜路,所以我们等不到酒吧区夜幕降临后的声色浮华了,穿过商人拱门(Merchant’s Arch),回到利菲河岸边。


白色的“半便士桥(Ha'penny Bridge)”是利菲河上最著名的一座,建于1816年,原名叫威灵顿桥,因为那时爱尔兰还属于英国。由于桥的出资方被授权在100年内有权收取每人次半便士的过桥费,老百姓便将这桥俗称为半便士桥。


不知从何时起,在桥上锁爱心挂成了情侣们对彼此誓言的见证。更不知道时隔多年,我在写这篇游记的时候,这上面一对一对的名字是否仍还携手相伴。


萧伯纳曾说,“此时此刻在地球上,约有两万个人适合当你的人生伴侣,就看你先遇到哪一个。如果在第二个理想伴侣出现之前,你已经跟前一个人发展出相知相惜、互相信赖的深层关系,那后者就会变成你的好朋友。但是若你跟前一人没有培养出深层关系,感情就容易动摇、变心,直到你与这些理想伴侣候选人的其中一位拥有稳固的深情,才是幸福的开始,漂泊的结束。”


回到奥康奈尔大街,人流已经比我们早上经过的时候多了许多,天空依旧蔚蓝,似乎并不像是都柏林随时都会翻脸的天气。


短暂的都柏林之行给我的感觉其实很奇怪,或许是因为时间太短,我并没有体会到网上一些人说的那种热情,反而是一种孤独和孤傲,就像这座小岛,隔离与世,或许本岛人之间是热情的吧。


返回贝尔法斯特的路上还有今天的最后一站,那就是我们昨天早上去太早、还没开门的泰坦尼克博物馆(Titanic museum)。


高34.7米的博物馆远看就像是一座冰山,当年的泰坦尼克号就有这么高。因为好莱坞的《泰坦尼克号》,我们都知道了那艘巨轮是当时世界上体积最庞大、内部设施最豪华的客运轮船,还有着“永不沉没”的美誉,可惜处女航就撞了冰山、沉没了。


如今博物馆这片土地就是当年设计生产泰坦尼克号的哈兰德与沃尔夫造船厂(theHarland and Wolff Shipyard),1909年3月31日,泰坦尼克号就是在这里开始动工制造的。


进了博物馆,映入眼前的是个黑色挑空的大厅,四周上下环绕着错落的金属扶梯,好像盗梦空间。我们似乎和泰坦尼克号一样不太走运,昨天因太早没开门,今天又错过了售票时间,可此时刚刚下午4点,攻略上都说5点才关门。好吧,反正这里也没有Jack和Rose,只是展示了泰坦尼克号从设计到制造、下水、航行的各种场景,我对这些也没太大兴趣。


我唯一遗憾的是,不能看到里面的油画大厅,那是《权力的游戏》中放铁王座的屋子,英国女王都专程前来参观,不过据说那个大厅并不对外开放参观,罢了。


博物馆外,展臂的女性雕塑不知道是不是孤独的Rose,因为电影,全世界的人都记住了泰坦尼克号,但其实当年哈兰德与沃尔夫造船厂还造了两艘超级邮轮——奥林匹克号和不列颠尼克号,但它们和泰坦尼克号一样似乎都被诅咒了。


长达269.13米的奥林匹克号比泰坦尼克号下水早一年,被称作海上奇迹,可它在泰坦尼克号下水前就出事了。而不列颠尼克号在1912年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的4年后撞上了海军水雷,也沉没了。这三艘巨轮中奥林匹克号还算是走运的,第一次没撞沉,但后来又与其它船只撞过一次,但也没沉,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还当过医院船和运兵船。


博物馆的不远处是当时造船的船坞,当时的规模肯定比现在盛大得多。突然想起叶芝的《当你老了》,“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而如今是否真有一个人“爱你哀戚的脸上岁月的留痕”。


下一站我们去看看曼联主场老特拉福德球场。不想跟团!也不想穷游!怎么用最经济的费用在旅途中享受最棒的体验?更多既舒适又全面的自助游、自驾游,请关注游走在感性与理智间的“饕餮小娘子”。

标签:

文章来源: http://www.boxuezk.com/lvyou/324109.html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热门文章